联系我们/CONTACT US

深度揭秘ag平台【真.热门】
电话:0577-6870676457
邮箱:253423425@qq.com
地址:浙江省嘉兴市苍南县浦口村委会2号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元明清精品金铜佛像展?118件中被质疑赝品超9

发布时间:2021-01-12 04:09 

  特展开幕式 特展入口处的宣传海报 展览中标注17-18世纪掐丝珐琅彩黄铜鎏金释迦牟尼佛像 展览中标注17-18世纪掐丝珐琅彩黄铜鎏金宗喀巴像 标注14-15世纪毗卢巴像 展方宣传资料中给出“梅尔斯博士在鉴定”的照片制图/张继

  8月18日,一场规模宏大的中国古代金铜佛像艺术特展,在浙江美术馆盛大开幕。118件被标注为元、明、清时期的精品金铜佛像及法器,分别陈列于美术馆内3个豪华展厅内,造型各异,千姿百态。几尊标注为17至18世纪的掐丝珐琅彩黄铜鎏金佛像,在灯光的映衬下流光溢彩,引得人们驻足观看。

  这场名为 《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像艺术特展》的展览,宣称旨在向公众呈现中国历史上最顶级的造像艺术。这批展品,都是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巍的个人藏品,李巍亦是这次展览的实际组织者。

  “这批金铜佛像的铸造时期为15世纪,造像本身工艺高超、制作精良,堪称世界造像艺术史上的精品之作”——这段话,展览方宣称源自美国著名古金属鉴定专家皮特·梅尔斯博士的鉴定结论。然而梅尔斯本人却对晨报记者直言:“鉴定结果显示佛像系当代制造,部分制造时间在2004至2008年间。”

  “这118件展品中,有九成以上都是赝品,而且很多都是‘一眼假’的‘地摊货——很快,佛像收藏圈内多位知名藏家纷纷对这场展览提出质疑。

  面对诸多质疑,李巍回应称,大英博物馆也不敢说自己的臧品都是真品,之所以被污蔑是因为他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陈建明,是一名资深的佛像收藏家。这场展览开幕前几天,他从朋友那里看到了相关的宣传材料。“看过之后,就觉得这批东西可能存在问题,气韵上不是一眼看上去非常舒服的东西。”他说。

  开展第一天下午,陈建明就和几个佛造像圈内的藏友赶到了浙江美术馆。据他回忆,从场馆布置来看,浙江美术馆对这次展览格外重视,“整个展览占据了主馆二楼的三个展厅,总面积有上千平方米。通往二楼的两侧墙壁上都是这次展览的宣传海报,一出楼梯,巨大的《汉风藏韵——中国古代金铜佛像艺术特展》展板,几乎占满了全部的视觉空间。”

  这种高规格的布置却和陈建明之后得出的结论产生了巨大的反差。“参观的人不多,正好给了我们仔细观察的机会,但一圈看下来,朋友们都是面面相觑,”陈建明说,“三个展厅里的118尊佛像及法器,除了几尊小型的金铜造像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造像都是赝品。”

  他补充说,严格意义上讲,佛像没有真假,只有新旧,所谓赝品是指实际制造年代与标注年代不符,“这批造像标注的时代是元明清,但多数都是现代工艺品。”

  “这里面最假的就是那几尊掐丝珐琅的造像,无论工艺还是造型都是现代的,表面包浆有明显的人为做旧痕迹,”陈建明说,“还有部分造像的镀金不是真正的黄金,而是现代工业才会有的化学金。”

  参观结束后,陈建明连夜撰写了《是真到了小西天,还是唐僧误入小雷音寺?》一文,图文并茂地列举了展品存在的问题。这篇文章就像一枚炸弹,轰向佛教展的同时,也在佛像收藏圈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不少外地藏友也加入到质疑的行列。

  吴晓刚是苏州的一名佛像收藏家,混迹佛像收藏圈二十多年,在圈内小有名气。他通过陈建明的文章和几个去过现场的朋友,看到了展品的图片。“看过图片之后,直观判断很明显就是假货,部分是中仿,多数是‘一眼假’的低仿。”吴晓刚说,“里面的很多造像直接违反了佛教的仪轨,坐没坐相,懂行的人看这个的感觉就像看到一个关公像拿着手机,所以根本不用多看就知道是假货。”

  原文化部中国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副主任、著名佛造像鉴定专家王立军说:“陈建明文章里有图片的那些造像,可以确定百分之百是假的,而且还是三流的仿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与收藏圈的质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展览组织方宣传中一众专家的支持声。组织方称,早在十年前,国内外众多学者就开始对这批佛像进行了深入研究讨论。

  其中着重介绍的是一位外国专家:“2011年,著名古金属鉴定专家皮特·梅尔斯博士,对这批佛像进行了科学检测,并对其中明代永宣时期的金铜佛像,进行钻孔取样,分别送往美国、英国、德国和新西兰四个国家的6所顶级实验室进行科学分析,最后与大英博物馆数据库中的永宣佛像数据进行对比,数据完全一致。鉴定结论为:这批金铜佛像的铸造时期为15世纪,造像本身工艺高超、制作精良,堪称世界造像艺术史上的精品之作。”

  资料显示,梅尔斯博士原为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文物保护中心的负责人,现为洛杉矶郡立美术馆荣誉研究员,是业界著名的古金属鉴定专家。

  “这一表述完全错误。”记者就组织方宣称的内容向梅尔斯博士进行求证,他回复称,“最初我确实相信这些佛像属于明朝早期,但经过两年的研究后,科学证据显示它们属于当代。”

  梅尔斯博士补充称:“我正式检测了大约44尊佛像,为其中15尊出具了鉴定证书,这15尊佛像当时的鉴定结果为制作时间与标注时代相符。但进一步的研究显示,部分佛像的制造时间在2004年到2008年之间。随后,我相信所有我检测过的佛像都制造于当代,包括之前给出鉴定证书的15尊。我曾写信告诉李巍先生这一情况,并指出他手中与我检测的佛像相关的藏品也可能属于当代。”

  李巍目前是普陀山佛教造像研究院的执行院长,该研究院系去年11月李巍将500件藏品捐赠给普陀山佛教协会后成立,此前他的身份为北京东方瑰宝艺术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记者就梅尔斯博士的回复询问李巍,李巍表示此前的宣传确实存在漏洞,梅尔斯只是用肉眼看过自己所有的藏品,线尊。“因为价格太贵,我只要了15尊佛像的鉴定报告,剩下的29尊,他并没有把检测结果反馈给我。”同时,李巍说,这次展览不包括有鉴定证书的15尊佛像,但包括了剩余29尊中的一部分。

  针对梅尔斯博士所说的最终鉴定结果,李巍称:“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尔反尔,他当时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和中国专家座谈时,都称赞了我的佛像,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的东西。”

  他进一步表示,请梅尔斯来不是为了鉴定真假,“他不懂中国佛教文化,没有能力鉴定。我的佛像国内专家已经鉴定过了,请他来只是希望他给出一些科学的检测数据。”

  李巍所说的国内专家,同样出现在了展览的宣传语中。除去一众与佛像鉴定无关的佛教文化研究专家,核心的鉴定人员包括“故宫博物馆研究员、金铜佛像鉴定专家王家鹏,国家博物馆首席佛像鉴定专家孙国璋和国家鉴定委员会委员、佛像鉴定专家步连生”。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李巍提出向国家博物馆捐赠佛像,随后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带着由孙国璋领衔的专家团队,从李巍收藏的上千尊佛像中挑选出22尊作为馆藏。同年,王家鹏根据从李巍收藏中挑选出的99尊佛像,编著了《汉藏交融——金铜佛像集萃》一书。

  据李巍介绍,他和这些专家之间保持着长期的合作关系,“王家鹏先生把我的东西看遍之后,挑出99尊研究了7年时间才写出这本书。我藏品里的宫廷佛像都建了档案,每尊至少有两名国家级鉴定专家的签名,比如步连生和孙国璋先生,他们认可了才会签。”

  陈建明指出,这种拉专家撑场子的宣传有拉大旗作虎皮之嫌。“即使这些专家线年的事情,”他说,“我针对的只是本次展出的118件展品的线年前的鉴定无法用于证明本次展品的真假。”

  李巍说,这次展览的大部分展品都来自于王家鹏研究过的99尊佛像,剩下的都是有至少两名专家签字的宫廷佛像。

  有实战型鉴定家领军人物之称的王立军,则对这些为李巍站队的专家提出了质疑。“李巍请的那些专家正式名号都是体制内的研究员,研究员不是鉴定家,鉴定家必须是市场实战磨练出来的。”王立军说,“这些专家在佛教理论上都是我的前辈,在佛教历史文化研究上做出了很多贡献,但他们对佛像的鉴定确未必是其强项。”

  “他们长期待在故宫、国博,研究的对象都是真东西,可以说基本和市场脱节,而市场是很复杂的,造假技术更新换代。和市场脱开半年,在鉴定方面可能就是一个外行了。”王立军说。

  李巍承认给他鉴定的专家都未曾参与市场,他进一步表示,这恰恰是他有意为之的结果。“国内文物市场比较乱,利益错综复杂,同一尊佛像,四个专家能给出四种说法。所以给我鉴定佛像的专家,首先一条就是不能参与市场,一旦参与市场就容易在金钱的诱惑下不说真话。”他说。

  在某位要求匿名的理论、实战两派皆认可的权威专家眼中,李巍的说法有些荒谬:“鉴定这个东西一看天赋,二看实战,李巍的路子更像是有意找了一群没有鉴定能力的专家来站台。”

  据悉,此次展览最初准备在浙江省博物馆举办,但未能成行后才转至浙江美术馆。

  李巍承认最开始和浙江省博物馆有过接洽。“他们态度很不好,说没有经费、没有档期、没有场地,然后只给我们提供了一个300平方米的展厅,但我的展览至少需要1000多平方米。”他抱怨说,“而且那个负责人等我一出门,就到处说我的东西是假的。”

  记者就李巍的说法向李巍提到的那位负责人进行求证。他表示,李巍确实和省博物馆洽谈过展览的事宜,“但双方只是进行过一次简单会面,根本没有进入展览的正式程序,李巍方面认为我们的场地不够豪华,就取消了。”

  他进一步说:“李巍来之前,《国宝档案》 就已经推荐过他的资料,当时看过书上的东西之后,我就觉得有问题。这次的展览,我发现真品率不会超过百分之十。”

  据该负责人介绍,民间藏品到省博物馆做展览,省博物馆会参考司法鉴定的要求,从浙江省鉴定委员会请三个相关门类的鉴定专家进行背靠背的独立鉴定,鉴定通过后省博物馆才会同意展览。

  那么浙江美术馆是否对这批展品进行了第三方鉴定呢?李巍说,浙江美术馆的领导都特别热情,还因为这次佛像展撤销了另一个展览,“但美术馆对文物不是很懂,所以没有组织鉴定。”

  “出于负责,我们是直接把在吉林博物馆展出过的99尊佛像搬了过来,又加了19尊宫廷佛像,我的宫廷佛像都有至少两名国家级鉴定专家的签名。”李巍说。

  资料显示,今年4月,李巍曾在吉林省博物馆举办过一次类似的佛像展。据他介绍,吉林省博物馆也未对展出的展品进行鉴定。

  在这次展览的早期宣传海报中,浙江省文物局也曾被列为主办单位,但在最终的展览中,省文物局并未出现在主办单位名单中。按照李巍的说法,省文物局原来答应过作为主办方,之后无故退出,“我们和省博物馆没谈拢后,就决定在浙江美术馆办。我们宣传海报都已经印好了,这个时候文物局通知说不作为主办方了。”

  浙江省文物局副局长曹鸿则告诉记者:“我们从来没有坚持过要做主办单位,不知道他们原来为什么会把我们写上去。我们的态度是很明确的,艺术展览是可以的,但这块工作我们的态度就是不参与,一开始我们就是这个态度。”

  记者致电承办单位浙江美术馆。该馆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浙江美术馆只负责承办展览,对其他事宜一概不予回答。记者亦致电作为主办单位之一的浙江省文化厅,省文化厅办公室主任胡朝东给出了和浙江美术馆类似的答复。

  面对外界的诸多质疑,李巍此前从未在任何公开场合给予过回应。在9月25日展览结束当天,普陀山佛像造像研究院在《浙江日报》上发表了一则声明。声明称,展览面对的质疑起因于“少数人罔顾事实,利用网络对展览和展品进行非议”,研究院要求“有关人员必须立即停止网络侵害,并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

  李巍说,之前不予回应一方面是为了保证展览能顺利进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想陷入到口水战中,觉得没有必要。对于这场质疑的始作俑者陈建明,李巍作出了如此评价:“他其实不懂,他只是一个杂项专家,没有鉴定佛像的资质。即使他有资质,他也没有好好看过我的书。”在李巍看来,国内鉴定圈过于混乱,他只信得过自己专家团队的权威性。“给我鉴定的都是故宫、国博的顶尖专家”。而对于那些不同的声音,李巍则称:“四个专家四种说法,这里面有专家眼力的问题,也有不同专家派系矛盾的问题。”

  李巍说收藏佛像至今已有45年,最多时收藏有上千尊佛像。“我对佛像有感情,看到这些佛像被破坏心里很不好受,就慢慢走上了一条保护的道路。”按照李巍的说法,他保护佛像的一大原则,就是不让自己手中的佛像流入市场,不把佛像当做商品去卖掉。

  远离市场,正是质疑者们声讨李巍佛像鉴定存在问题的一大理由,因为脱离市场就意味着无法辨别层出不穷的造假手段。按照质疑者的说法,这些存在争议的佛像如果送去一些知名拍卖行鉴定,很快就会有一个明确结果。但李巍却表示,不涉足市场是自己的一贯原则。“我手上的佛像很多,如果捐出去会对市场价格形成一定冲击,这会侵犯到别人利益,所以才被人打压。”

  “大英博物馆也不敢说自己百分之百是真品,对我的东西正常讨论我欢迎,但现在是纯粹的污蔑。”

深度揭秘ag平台【真.热门】

电话:0577-6870676457
邮箱:253423425@qq.com
地址:浙江省嘉兴市苍南县浦口村委会2号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5-2020 深度揭秘ag平台【真.热门】 版权所有 深度揭秘ag平台保留一切权力!